【排球说】谢拉公开反对变性球员:打不过她们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28 23:17

《排球说》是腾讯排球最新推出的一档原创品牌栏目,每期挑选比赛或热点,摘选来自各界的精彩评论和看法,国外版块以翻译为主,部分观点会适当加以点评。这里既有来自不同思想的碰撞,也有能引发你共鸣的声音。欢迎关注《排球说》,一起看大家如何说排球。

【第2期】热点:巴西变性女排球员蒂凡尼

巴超对手说

——只要她在场上,没人能赢。

——开局是一个样子,局末是另一个样子。

——她凌驾于所有人之上。

——虽然她进攻下滑了,但是我还是防不起来。

——她扣球很猛,但坦达拉也很猛。她也会失误,她得分多是因为扣得多。

巴超教练说

——坦达拉很强,她比坦达拉还强。

——她如果跳发,光发球就能结束掉比赛。

——我已经收到了许多其他“蒂凡尼”的联系,许多变性球员已就位。

——我反对她打巴超。但是,如果为了成绩,我会选择这样的球员。

队友说

——我们也不赞同她上场,但是我们更想赢。

——她也会像我们一样被拦,并没有你想得那么不同。

巴西球迷说

——许多年后,咱巴西就有两个男排联赛了。

——想象一下,如果吉尔伯托也变性了,他去打女排比赛每场能得50分吧。如果开了这个先例,女排就毁了。接下来会到篮球、足球……

——最糟的一点是,她还没有净身。

——比较一下,朱婷奥运的效率41%,蒂凡尼在巴超这几场将近50%。

美国球迷说

——无论怎么变,DNA不能变。(染色体还是男的)

——她妈没跟她说“好男不跟女斗么”?

——我听说科比正在考虑变成女人加入WNBA,这样他可以再战20年。

——2020奥运的标语会变成“Summer Girls, Some Are Not”。

——“自由”二字真的可以粉饰任何行为。

——任何反对的人都会被扣上歧视TG群体的帽子。

——不久我们就会看到“她们”在WNBA扣篮了。

——这比注射类固醇都过分多了。

——少一条腿的男人能参加女子比赛吗?不能

少一只胳膊男的能参加女子比赛么?不能

一个耳聋的男人能参加女子比赛么?不能

然后一个安了个假胸打扮了一下的男人居然就可以了?!

——她现在的水平并没有巅峰的加莫娃、90年代众古巴名将高,也不如朱婷、博斯。

——要是蒂凡尼进国家队了,她们就碾压一切了,朱婷只能得银牌了。

——看看同在巴超的法赛特吧。法赛特在中国、意大利这些水平高的联赛打过(对比蒂凡尼此前的意大利A2),但法赛特在巴超可得不了那么多分。

但如果我是巴超一名球员,我会欢迎蒂凡尼。因为和她同场竞技会让比赛更精彩。巴超没有朱婷、博斯、艾格努,但是现在有蒂凡尼了。

——如果她只是个在瑞典乙级联赛打球的一个矮个自由人,我想不会有这么多争议。现在的问题就是她水平比较高,身高有1.94米。

我是个男的,我身体最好的时候大约在25岁。即使我有很多人说的男人的“优势”,但是我永远也不可能跳得比胡克尔高,扣得比阿加纳库有劲。

所以,她长得高、壮,打球打得好不是因为她曾是个男人,而是因为她天生就有高、适合当运动员的基因,而且她一直练排球。我知道很多人很难接受,但国际排联、奥委会等都认为应该允许她打。

土耳其球迷说

——我不喜欢歧视、不喜欢人们那样说她,但客观讲,她的身体机能的优势的确太大了,她打男子联赛时就打得不错。

——对于坦达拉来说太残忍。她为国家队主力接应努力了多年,现在蒂凡尼来了……而且伊朗足球女队已经有变性球员了,足球都有了,谁能保证排球不会呢?

——虽然我是直的,但我一直支持LGBT人群,我一直支持蒂凡尼。我承认蒂凡尼打女排不公平,我希望能给她开个特例。

谢拉

插曲:

近日,谢拉和法比亚娜在节目中的一段对话被曝光。谢拉在对话中表示反对蒂凡尼打女子比赛,她对法比亚娜说:“你能想象要是所有男同性恋都想来打女排会是什么样?我们根本打不过他们。”

谢拉

两人的对话引起网民热议。于是谢拉在个人主页再次阐明自己的观点:

“我以前并不反对。但后来我看到了很多专业的观点,我了解到即使蒂凡尼服用激素,她的身体优势依然很大。所以我改变了我的观点。我反对。”

法比亚娜在之后也公开力挺谢拉。谢拉、法比亚娜的这些话把她们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有网友表示谢拉看起来是个有头脑的女人,但没想到她这么无知、无礼。

谢拉

花边:

美国今年一大学女排校队也接收了一名类似球员,据美国网友称,她在其大学赛场已表现出的破坏力远大于蒂凡尼之于巴超赛场。

克里斯·莫西尔

引申:

——存在女变男后还能成为顶尖运动员的例子么?

存在,且不止一个。最典型的是美国运动员克里斯·莫西尔。他在变性后,在2015年全美田径锦标赛中,以1小时2分钟45秒48的成绩在铁人两项男子35-39岁年龄组中取得第七名的成绩,在2015年成功入围美国国家队。

最新:

1月24日国际排联最新决定:变性球员能否参加各国俱乐部联赛由各国排协自己决定。这也意味着蒂凡尼继续在巴超打联赛基本是没什么问题的。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她就会站上国际的赛场。因为在未来的相关会议中,必然会有其他国家的排球协会发出反对的声音。不知道国际排联主席巴西人格拉萨会不会在各方制衡下做出在当下有利于巴西的政策呢?

谢拉

结语:

社会各界支持、中立、反对三个大方向上的观点都存在,相对而言反对的声音明显占绝大多数。

支持者的观点主要是关于身体指标已经满足当下标准、TG群体平权这些方向;反对者是主流,观点显而易见,也衍生出许多更偏僻的角度。还有一些球员为了避免舆论的麻烦,在“表面上”呈中立者的姿态,她们的话语不外乎是 “听从专家的意见”云云。

关于事件未来的具体走向,笔者认为主要有这几种:

1.调整激素水平的标准。

在知乎上,曾有人讨论这个问题,最高票的结论是:哪怕是变性人,也要一直打激素到变得跟正常女性一样才能参加比赛,何谈优势。

但事实证明,具体各个项目的标准必然是不同的。现在的标准可能在田径等项目是合适的,但在排球项目,比如蒂凡尼的例子,即使她已经遵从了IOC的标准(赛前一年及比赛期间睾酮浓度小10nmol/L),但许多专业球员仍然客观地表示,她的身体优势太明显。

2.设置TG群体专属联赛。

这种做法就意味着要对现有参赛标准作出修改,并不是说你只要自我认同性别一栏为“女”、并且达到IOC的标准就可以。针对跨性别女性的这个参赛标准甚至需要倒退回归到看染色体、出生性别的年代。

3.制定限额。

如果不改变现有的标准,诸如蒂凡尼这样的球员可以说的确会完全满足现有的参赛条件。那么在利益的驱动下,会有更多的俱乐部尝试这条可行的途径,那么这对女子运动来说绝对是一个毁灭。在这种情况下,发展趋势就会是类似于制定限制每队变性球员数量这样的举措。

男变女参加女子比赛的话题,其实和我们现在社会上出现的很多现象一样,都是处在一个法律、规章出现空白、缺失的地带,需要逐渐去完善,从而推动整个社会更好更全面的发展。

(玉乾)

自动播放

中国女排最大威胁?变性人3场比赛砍70分 巴西女排欲招她入队

正在加载...

(所配视频与原文内容无关,仅供延伸阅读)

本文系腾讯体育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